步九姝

忘羡叶苏本命。
魔道/全职/龙族/盗笔/剑三/仙侠
cp洁癖,拉踩退散。
吐槽较多,谨慎关注。

理性讨论扉间对宇智波的心路变化 及斑爷在部分核心问题上的脑回路【和之印 同人思考】

宇智波朔:

Some like it hot:



【最近《和之印》连载到一个突破点,看评论区里大家聊得很High,这次正好也想系统地扯一扯俺对扉间同学的一些思考】


【别开枪,是粉,是友军,是自己人(>_<)】




个人觉得扉间同学对宇智波的心路历程应该是这样的:


最初阶段,应该就是把宇智波看作普通的强大忍族,最多觉得对方难缠一些,心思深
等到小河捉奸的那段时,扉间的反应其实和对战普通敌人的感觉差不多(原著对上泉奈,也更多就是“哦,那就是宇智波家的次子啊)




真正产生质变,应该是斑爷单方面小河分手后,柱间的反应和变化。
原著柱间对斑的态度,就两个字“执念
在战场上打得你死我活的时候,都会对着斑疯狂安利“我们结婚,哦不,结盟吧”
你可以想象他平时在家里提及此事的态度。


在这里,我觉得还是要强调一件事,扉间一直是同意结盟的,甚至在柱间还在琢磨如何结束战乱的时候,扉间就已经提出“大家一起订好规则,并且严格按照规则条约办事,这样就不会再有问题了”(大意),虽然当时的扉间不一定想到了要搞忍者村,要从普通雇佣军变成国家雇佣军,但给忍者制定规则,形成某种层面的联盟,在这个事情上,他和柱斑没有核心争议。


从这个前提去看,原著有两个地方,就有点西斯空寂了。
首先,千手和宇智波正式结盟的时候,宇智波是已经处于下风的,整个结盟到木叶开工,完成得非常快,非常顺
其次,其他忍族是等千手和宇智波结盟之后,才陆续去木叶这里报道签约的。


第一个其实从侧面证实了,两族联盟这个事情,千手柱间不光是想了很多年,也是已经计划了很多年了,合同条约说不定都找多方面复查过了,就等团扇家签字。
柱间在千手家,能找谁去商量和推动这件事,相信大家都能想到答案。
(扉间:中介你好,火之国大学生物本科,GPA4.0,现在去雷之国读个法硕还来得及吗?除了LLM还要考什么?)




第二个的背后暗示可能会有些争议,因为原著对这块的描述是“柱间认为两个最大的忍族联合就可以平息战乱”,但事实上在实际操作中,一超联合其他多强,搞死第二强的几率更大。
千手和宇智波这摊事,如果让扉间掌控的话,估计就会是千手凭借他大哥的实力、魅力还有千手一族的力量,步步为营从一堆二线忍族开始签约,农村包围城市,逐步逼团扇就范。(团扇这边,斑爷和泉奈从原著描写来看,都不是能搞连横合纵的人)。
这样出炉的木叶,会有更多的时间进行人员的磨合,忍族的协调,战略的调节以及和大名的讨价还价,木叶的基本盘也会更加牢靠,最后会形成一个类似于【一Dang执政,多Dang合作】的局面,扉间能够最大程度地保障千手利益最大化。




但是,只要有柱间在,这条路就永远不可能开工。
千手柱间永远不会接受一个没有和宇智波斑一起注册的忍者联盟。
哪怕这不符合千手的利益最大化,哪怕这会推迟木叶的建立。



Again,大家也就可以脑补手捧多方论证后的“最佳”方案计划却被董事长一票否决的扉间CEO纠结的心情。


当然,即使没有这样一个方案,我个人倾向于认为,在同盟问题上,扉间是不希望千手家找宇智波一起创业的,或者至少不是以合伙人的身份进入“木叶”这个项目。
这么讲虽然会让扉间显得有点居心叵测[笑cry],不过就现实的角度,扉间的思路也不是不能理解。


宏观来看,两家都是家大业大,实力相当,前期的磨合要花太多的时间,牵扯到忍村的利益分配,木叶的忍族招募和战略定位,在大名那里获得的物质与政ZHI资源,搞到最后万一出问题,这村子跟谁姓还真不好说;再加之,两族之间原本就有血仇,性格风格也有冲突,风险系数其实不小。


感性来说,柱间的态度也确实给扉间留下了心理阴影[手动再见],这也让扉间对宇智波的态度进入了一个很负面的阶段:斑爷有毒,我哥药丸,这宇智波家忒魔性。




作为读者,我们拥有全能上帝视角,自然对柱斑的羁(ai)绊(qing)看得十分透彻,感受宿命的纠缠。但作为吃瓜扉间来讲,这两人的关系就实在太诡异了。自己好好一个尼桑,自从认识宇智波斑以后就魔怔掉了,原则也改了,立场也变了,一心一意求合体(等等


————————————————————————————


我几乎可以脑补千手家在木叶建立前这十多年的兄弟争执画面。
扉间:没有说不让兄长去搞联盟啊,但为什么非要找宇智波,特别是非要找宇智波斑
柱间:只有最强大的两个忍族先联手,才能最快的平息战乱
扉间:可斑那边根本不想和咱们结盟啊,更何况兄长我不是跟你阐明了找宇智波家的潜在问题了吗
柱间:我会继续向斑提出结盟建议的,扉间你不要先放弃啊。问题什么的,后面我们再慢慢寻找解决方法。斑也不是那种睚眦必究的人。
扉间:(OS:但他弟弟是啊(划掉))那至少让我先去和别的忍族接触一下,把我们的想法和他们分享分享,为兄长的计划多找几个盟友,比如猿飞、志村什么的,这样下个月我们就可以直接先找大名身边的近臣探探风口了。
柱间:不不,计划先不要对外披露,你那个方法走下去,宇智波家说不定会直接离开火之国,那样若干年后,我们又要战场相见了,到时联盟什么的就更无可能了。
扉间:没有说不让兄长去搞联盟啊,但为什么非要找宇智波,特别是非要找宇智波斑
(如此循环)


————————————————————————————


在这里,我想请大家注意原著扉间一个很显著的个性特征——“重视规则和契约”,扉间显然是把同盟和木叶当做一个雇佣合同与忍村契约在操作的。
要整合力量,要消灭不安定因素
要保障自身利益,要协商对方需求
建立标准化培训机构与流程,订立标准化任务接收、分配与考核
建立情报、战斗、后勤、法务等等建制国防力量部门。


以扉间的性格来看,大家有来有往,讨价还价之后好好遵守(当然,千手拿大头)才是理想人间。
柱间这种甲方操乙方的心的作风,这种对方八字还没一撇自己已经矢志不渝的画风,必定是苗头一露就让扉间警铃大响的。
【合作没这么来的!你千药丸!BY心塞的扉间】


而斑爷那边,自从和柱间在小河上单方面分手之后,估计就已经没想过什么结盟的事情了,泉奈则从头到尾觉得柱间有毒,扉间呵呵,千手西奈。



所以,如果我们花一秒钟,站在扉间的角度去看一下结盟之前的创设组的话,那自家尼桑简直就是活的“热脸贴冷屁股”典范,为了机油连自己命都可以不要(手动再见!)对面那家则怎么看都不像是会想结盟,会愿意结盟,且结盟后不会暗地里使绊子的人设。这个观感要能好起来就怪了。




就在这种心情和脑回路中,千手和宇智波签订了结盟条约,开启了木叶时代。扉间对宇智波家的态度也进入了下一个阶段:需要重点关注和时刻警惕的一族。




宇智波和千手的结盟,最终其实是建立在宇智波已经全面处于下风的基础上。
以【扉间】性格和行事作风来看,作为手下败将的团扇家接下来好好配合工作就行,木叶也势必需要逐步整合这股力量;至于斑,兄长已经仁至义尽【Again,这都是从扉间的角度来看,绝非俺个人的观点哈(抱头)】,将来也会给个相应的位置,就不要生出什么不安分的心思了。
结果柱间张口就表示希望让斑来当火影。
扉间:还有这种操作??(黑人问号




可能也是在这一刻,扉间终于认识到兄长和自己在宇智波态度上的最核心问题:
在扉间心里,此时的宇智波和宇智波斑最多就是个有股份or拿期权的CTO
在柱间心里,现在的宇智波和宇智波斑仍是这座村子,这个项目的大股东与合伙人,有投票权的那种
扉间:你们还是另请高明吧(x


由于原著在这块其实没有很详细的描述,所以我们无从知晓木叶建村这两家的力量对比到底如何,不过从斑爷听柱间说想让他来当火影时的那个惊讶程度来看,当时村里千手占主导恐怕是真的。



在自家力量占绝对主导的时候,兄长却提出让对方来当火影,这让扉间不西斯空寂是不大可能的。


无论是对方提出并鼓动的,还是兄长主动拱手相让的,都只会指向一个扉间最不愿意接受的可能:


宇智波斑对千手柱间的影响,没有条件、没有时限、没有理性、没有边界。


无论错过了多少次,无论对立了多少年,这个男人在兄长心中始终是河边初见时那个不羁的知己少年,是兄长此生最大梦想的一切起点,即使经历了数十年的刀剑相见,在兄长看来也不过是挚友口角,造化弄人。




怀揣着这个心魔,扉间聚聚一路见证了兄长主政——斑爷离村——斑爷来袭——柱斑大战——兄长杀斑——兄长寡欢——兄长去世……
堂堂忍者之神,壮年而逝。“必须要防止下一个宇智波斑的出现”自此正式成为二代火影的宇智波政策核心目的。这指的哪里是实力,根本就是那种爱恨分明,意向所往处,一腔碧血溅南墙的性格和作风啊……(当时二代眼中已经挂掉的斑爷形象)


————————————————————
探讨完了扉间有关宇智波的心路历程,我觉得还是有必要在最后,再探讨一下创设组与宇智波一族最终BE的锅归属问题。
创设组的死伤别离,如果看淡因陀罗与阿修罗转世因素,锅在理想与理性双方的沟通问题以及实操失误。这也是创设组同人多是读档重来的原因。
柱间与扉间两兄弟在忍村的形态与战略目的上,其实是有本质性分歧的,但双方一直到最后其实都没有正面触及这个问题。


扉间不想和宇智波组队,组队后有意压制,是因为这虽然会丧失部分力量,但却是最快最稳地组建国家级别的忍者雇佣军的方法,对内以千手为先驱统一忍军指挥层,强化部队的动员与组织能力;对外让木叶成利剑,帮助火之国守土扩疆,忍者大陆逐渐由五霸强权代替百国割据,最终也将降低战争频次。


柱间一心想和宇智波组队,甚至愿意将国防部长一位相赠,是因为这条路尽管最前途未卜,尽管扑朔渺茫,但确实是在那个年代终结整个大陆的所有战争,迎来彻底和平的唯一可能。以柱间和斑的实力,如果真的有可能齐心协力,在木叶内联手整合,在国门外恩威并济,估计至少会为忍者大陆留下一个更权威更健全的五影联盟以及至少五十年的和平。


终其一生,扉间都是一位入世敬业的战术家,步步为营,稳扎稳打;柱间则时不时隐现他出世超逸的战略者色彩,虽千万人吾往矣。但正是因为在一些核心问题上的看法没有统一,最终使得至亲兄弟却无法齐力断金。




至于柱间和斑,这两人的主要问题则出在更深的层面:对人性的看法。
纵观整部火影,几个赞同月之眼计划的角色,每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经历——对人性彻底失望,进而对世界彻底失望。
宇智波带土是因为卡卡西的逼不得已和琳的赴死——【这个世界连琳那样美好的存在都容忍不了,我还留着它有什么意思】
鬼鲛是因为作为自家忍村却要求自己对同伴大开杀戒,从制度和价值观上视忍者性命如无物——【这个世界是畸形的,忍者的存在也是,没必要继续下去了】
最终真实立场存疑的兜,虽然不好判断是不是完全赞同月之眼,但就他秽土转生斑爷的举措来看,想在忍者世界搞大新闻的意图还是很确定的,他同样也经历了自己与恩师双双被陷害,导致自己亲手杀死养母的人伦悲剧——【只有力量才是最可靠的】


而斑爷这边,虽然没有经历这么惨烈,这么畸形的事故,但也是战国血海里走出来的忍者,失去四位兄弟,其中泉奈更是为自己献出了万花筒。斑爷的心思重,个性深处偏消极的一面被成年累月的战争严重放大了。


这一切甚至可以追溯到柱斑初相见,斑爷很认真地提出消灭世间战争的方法是想办法让大家能够做到坦陈相见,心意相通,这样才能彻底消灭隐患。(老实说,作为一个忍者,一个时时刻刻在做战略,搞战术的忍者,能够从这个角度看问题真心蛮稀奇的)
而当柱斑被小河捉奸,双方救下自家弟弟之后,斑爷的感慨则是“即使是我们俩这个程度的至交看来也无法做到完全的心无遮拦,看来想在这个世界实现所有人坦诚相见是不可能的。”




斑爷在今后的多数发言,都延续了这个思路逻辑
“就算心与心相连 能明白的也只有...人与人终究无法互相理解。”
“想要保护什么就会失去什么...不管对方是谁..朋友...兄弟...甚至是我的后代…”
“这个世上不会事事如你所愿,活得越久…越是能体会现实里只充斥着无奈痛苦以及空虚…听好…世间万物…有光的地方必定有阴影,若有胜者这一概念,必定同时存在着败者。若心生维持和平这种自私的想法,就会挑起战争。若想守护,爱必会衍生出恨,他们彼此之间存在着因果关系,无法被分离,这就是现实…




整体来说,斑爷最后形成的理论有点偏向于“大道废,有仁义;智慧出,有大伪。”道德经那一卦的思路。比起别人更多把战争和纠纷看作现实利益的纠葛,斑爷直接上升到了更纯粹的精神层面,内心深处希望能在精神思想上完成净化与统一;而当这种希望无法实现的时候,斑爷就基本上转向了偏唯心的思想体系。




源于对人性的不信任,造就了斑爷对人性的失望,进而导致斑爷对人这一群体的各方面能力的不信任,最终导致斑爷把世界的一切问题症结归根到人类的意识和思想上。
这也是斑爷启动月之眼计划的触发点“用一个更究极的顶层设计来替代一切凡夫俗子的碌碌而为。”




但柱间至始至终没有这方面的问题,他对人性没有很强的负面态度,也没有意识到发小机油在这个方面的敏感甚至脆弱。柱斑之所以能冰释前嫌,是因为柱间自杀的意向让斑爷感到“我可以清楚地碰触到你的内心”,柱斑之所以功亏一篑,则是因为柱间以火影相许却未能达成的事实让斑爷再次对人性,对情感丧失信心。
所以,柱斑这个组合如果想要达成,两人都需要在很早的时候就开始针对斑爷的这一心结展开攻略,柱间需要真真正正走入并融入斑爷的内心,提供最无保留的精神相通,成为斑爷最严丝合缝的精神依靠和伴侣(或者两人一起学点马哲(划掉))
“世间定有两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至于宇智波一族最后的覆灭,这个锅我个人觉得三成要甩给AB,因为这段阴谋编的太糟糕,完全没有办法按照正常的逻辑去捋这段剧情;五成归团藏,这个就不多说了,剩下2成三代和二代看着分(手动再见)。虽然我个人觉得三代的不作为影响更大,但搞区别对待的政策毕竟是二代先开的头,说扉间同学完全没责任,这对当时留下来的那波想要好好过日子的团扇不公平。




补充:扉间在斑爷出走这个问题上,其实是催化剂,但不是最决定的因素。
防备宇智波家,在扉间看来是个很合情合理,双方都没必要大惊小怪的举动,虽然肯定不厚道,但团扇家如果站在我们的立场是肯定也会这么做的。
在斑爷看来,却是迎头一击“md,人与人之间基本的信任都没有了!”后面又遭遇了初代火影之位的反复,这些对斑爷来说共同构成了最后一根稻草。
但扉间包括柱间这边是没有意识到这点,没有意识到这就是斑爷最敏感的底线。柱间可能也觉得不对,但他没想到这个事情在斑爷心里那么严重。
这也就是原著里木叶成立得太快的坏处,磨合期太少了。




评论

热度(180)